焦点新闻
  • 黔南州围棋王将在本周末诞生
  • 黔南州形象宣传片拍摄组在平塘完
  • 厦门再迎异地旅游推介 黔南州力推
  • 都匀“百姓舞台”迎来器乐专场
  • 第二十四届亚洲攀岩锦标赛志愿者

神秘的省界线

时间:2016年05月27日 信息来源:黔南热线整理 作者:黔南热线整理 加入收藏 】【 字体:

    黔南的荔波县与广西壮族自治区之间有一条长达数百公里的省界线,其中荔波茂兰立化与广西环江一段的省界线颇为神奇。

    贵州、广西的这一段边界,全线连绵在喀斯特森林中,方圆百里荒无人烟,渺无人迹。在那交通、经济和科学都非常落后的年代,没有任何勘测仪器,朝廷大员也不可能亲自前往,这一片荒山野岭,就这样稀里糊涂、神神秘秘地划分了,没有人知道这条界线是何时划分,何人划分。

于是,冥冥之中造就了一个“神奇”:这条省界线之间,仅仅相隔50米,黔南一侧,地下储藏着5.3亿吨高品质煤田;广西一侧,沿着百里省界线,深挖一百米,也不见一块原煤,奇绝竟到了这种地步。

    20世纪末,世界经济学家预测,21世纪的战争将是为争夺能源而战。透视广西一贵州荔波茂兰两省区的划界,莫非在古代,人们也能看透地下的煤炭资源,神奇地预言为能源而战的21世纪?是上天对贵州的恩赐,还是当时的划界人有意作了手脚,将深山老林里地下的“钨金”泾渭分明地全部划归黔南?

    都知道在明清时期,荔波一度归属过广西,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煤炭资源奇缺的广西盯住了一步之遥的荔波煤田,一个省界划分的新故事开始讲述。 

    “文革”中,广西的韦国清向国务院提出,要把荔波全部划归广西,担心贵州不同意,比贵州富裕的广西开出了一把优惠条件:愿意提供贵州多少吨的食糖和多少吨猪肉来换取荔波。这在当时是非常诱人的。那时的贵州,一人一月才几两肉,二两糖,而广西还有剩余。正因为如此,提到贵州,人们就想到“人无三分银”的俚语。

    当时的贵州领导人李立,没有把荔波当成贫困的包袱,他回绝说:“荔波再穷也是贵州身上的一块肉,不能割走。”也就是这回绝,40年后,他为黔南保留下“一黑、一绿”两大财富。“黑”是5.3亿吨的“钨金” ,源源不断地出去,换回大量的资金;“绿”是绝世的喀斯特原始森林,世界自然遗产,引来无数游客。

    当然,李立这位革命前辈不会与钱有仇,也不会无视贵州的现状。传说,贵州作出了顾全大局、无伤大雅的妥协,同意广西到荔波来建矿挖煤,用以解决广西的燃“煤”之急,条件自然是白糖和猪肉。由此,这条神秘的省界线又给黔南新增了两大项目:一个是广西出资,在荔波立化建设了一个大型煤矿“红茂煤矿” ;另一个还是广西出资,兴建了一条铁路开进荔波,从此沉睡千年的山野,成为了呼啸山庄……

    人们从睡梦中醒来,不仅要问,究竟是谁划定这条省界线?在那古老的年代,为什么会划得如此奇巧?仅仅50米的偏差,便造就了一个奇迹,成为贵州与广西省区之间永难破解的千古之谜。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成立60周年官网
技术支持:黔南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