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黔南州围棋王将在本周末诞生
  • 黔南州形象宣传片拍摄组在平塘完
  • 厦门再迎异地旅游推介 黔南州力推
  • 都匀“百姓舞台”迎来器乐专场
  • 第二十四届亚洲攀岩锦标赛志愿者

邓小平与黔南

时间:2016年05月27日 信息来源:黔南热线整理 作者:黔南热线整理 加入收藏 】【 字体:

    1928年就曾担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次年以中央代表的身份在广西百色和龙江领导了“百色起义”与“龙江起义”,亲手创建了红七军、红八军,1930年4月,这支部队进入黔南荔波一带。一年之后,邓小平被极左路线打成“邓毛谢古反党集团”,给予“党内最严重警告”处分,撤销职务,之后调至红军总政治部的《红星报》任主编。1934年,红军转战贵州,在黔南瓮安境内召开了著名的“猴场会议”前后,邓小平再次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秘书长,完成了他“三起三落”政治传奇中的第一个“起落”。   

    百色起义后,敌人以重兵向百色、龙州的红军发起攻击,妄图扑灭刚刚燃起的革命星火。

    红七军前委决定,韦拔群率领第三纵队留在原地坚持斗争,军长张云逸、总指挥李明瑞率领第一、二两个纵队转到外线开展游击战争。

    4月初,红七军3000多人,向黔桂边境转移。4月16日,军长张云逸率领第二纵队,从荔波的东南方向翻越黎明关到达荔波板寨,总指挥李明瑞率领第一纵队,从西北角进入荔波甲荣镇,互相不知道对方驻扎何处。还是李明瑞派遣后来任解放军装甲兵政委的中将莫文骅,在向导的带领下到板寨探查,两支部队才在荔波板寨胜利会师。这是长征之前第一次进入黔南地区的红军部队。

    张云逸,1955年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抗战时期,张云逸曾任新四军参谋长、副军长;建国后,重返广西,是广西省党、政、军的首任领导人。

    李明瑞,原为国民党广西最高军事指挥官,后投身革命。1930年11月,李明瑞担任总指挥,统一指挥在赣江以西的红七军、红二十军和独立一师,配合中央主力红军进行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之后任红七军军长。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 红七军编入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1931年10月,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中央,搞肃反扩大化,李明瑞被错杀。

    红七军转战的荔波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域,布依族、水族占大多数。红七军指战员纪律严明,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保护群众的财产,赢得了群众的拥戴。当地群众很快从恐惧转变为热爱,他们为红军送粮食,割马草,还有覃仲银、覃英菊等一些男女青年,纷纷参加了红军。

    70多年后的今天,在荔波板寨一带,当年红军留下的标语还随处可见,有用墨汁写的,也有用红土、石灰写的,有的写在街头巷尾的砖墙石壁上,也有的写在木板篱笆上,标语的内容是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号召劳苦大众起来革命。

    红七军在荔波期间,群众主动为他们提供情报,当红军得知黔东南榕江有大批的军用物资,把守的敌军不多,便兵分两路,翻越月亮山,向榕江发动突袭。    

    红七军起义后,邓小平就离开红军,到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未能随军进入黔南。                                                

    1931年,邓小平因为支持毛泽东被打成“反党集团”分子,撤销职务。1933年,邓小平调到党中央和中革军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唯一的报纸《红星报》担任主编。《红星报》5天一期,编辑部只有邓小平和一个通讯员,编辑工作业务量相当大。邓小平接受主编工作后,不计个人荣辱得失,以党的事业为重,忍辱负重地工作,把《红星报》办得有声有色,颇具特色,邓小平也因此被称为“红军党的工作指导员”。

    长征开始,《红星报》改为不定期油印出版,邓小平除了要编辑稿件外,还要亲自刻写印刷。

    湘江之战红军遭受前所未有的惨败,红军指战员逐步认识到左倾错误的危害,毛泽东“通道转兵”,成功地避开国民党反动军队的锋芒,加之进军贵州作战顺利,一路横扫黎平、三穗、镇远和黄平等地的反动军队,前后对比,红军指战员要求毛泽东重新领导红军的呼声愈加高涨。在“黎平会议”上,中央政治局作出了另外3项没有写入正式决议的重要决定:一是在适当时机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解决从湖南通道开始的党内关于战略方针的各种争论;二是以邓小平接替患肺病的邓颖超,担任中央秘书长职务;三是将被李德贬为五军团参谋长的刘伯承“官复原职”,担任中革军委总参谋长。在由黄平进军瓮安途中,刘伯承恢复了红军总参谋长的职务,抵达瓮安“猴场”,新的命令下达,邓小平调任中共中央秘书长。

    但是,邓小平并没有立即放下《红星报》的工作,一直到1935年1月15日之前,他主编的最后一期《红星报》出版,邓小平才离开《红星报》。在这期报纸上,邓小平以廷梁的笔名发表了一篇讲述“强渡乌江”战斗的文章《伟大的开始——一九三五年的第一个

战斗》,他在文章最后说明:“一月六日写于前进路上” 。

    此后,邓小平以中央秘书长的身份参加了确立毛泽东在红军领导地位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

    过了14年,已经担任第二野战军政委的邓小平挥师南下,从湖南进入贵州,直奔四川,因为军情紧急,他没能在黔南多作停留,直到3年后,他奉命上调中央,才在黔南贵定小憩。

    那时的贵定还是“贵定专署”所在地,百废方兴,专署的同志就占用城边上的一片田坝,修建了专署的办公楼。

    邓小平乘车一路颠簸来到贵定,已经把目光从战争转向建设的他注意到这几幢琉璃瓦屋面的小楼,微微皱了皱眉头。专署的同志察觉了,连忙向他解释,告诉他这是本地盘江产的瓦片,并不比从外地拉的砖瓦贵。但是,邓小平的眉头并没有松开,他指着那田坝问:“不是说‘地无三里平’,你们这里有多少这样的平坝?”

    专署的同志明白了邓小平的意思,知道他在批评原本平坝就很少的贵定专署占用了平坝建专署。“要节约土地,合理利用”邓小平没有多说,只是语重心长地叮嘱,50年后,当我们各级政府格外强调土地的合理利用,更见伟人的高瞻远瞩。

    又过去了30几年,人民解放军海军的一份文件呈到了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案头,那是一份请求军委给海军南海舰队授名的报告。                               南海舰队是解放军海军三大舰队中防御海区面积最大的舰队,也是在维护领土主权中唯一的一个赢得过两场海战的舰队。

    七十年代,南越阮文绍集团公然侵占我国的西沙群岛。面对南越最大1700吨的护卫舰,南海舰队迎战的是架着机枪的渔船和最大吨位只有500吨的猎潜艇。凭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在海上扔起了手榴弹,打得南越海军抱头鼠窜,最终收回了七个岛屿西沙岛屿。

    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国海军在赤瓜礁开战。这次南沙之战,我南海舰队在东海舰队的配合下击沉越船一艘,击伤敌船四艘,毙、伤敌60余人。俘虏越军40多人,其中中校军官一人。收回了南沙群岛的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对南沙群岛实际占领的空白点。    

    请求为军舰授名的报告里说,海军南海舰队已经征得有关地方政府的同意,为一批军舰命名。按照解放军海军军舰命名的传统,北海舰队以北方的地名作为军舰命名,南海舰队则以南方的地名作为军舰名字。报请中央军委批准,将3xx号潜艇命名为“长顺号”。邓小平欣然提笔:“同意”。

    南海舰队潜艇支队的“长顺号”潜艇到过台湾海军的任何一个军港,他们把潜入台湾港口作为平时的训练科目。艇员们每每听到台湾军方吹嘘他们的“成功级”、“拉斐特级”及“海妖”反潜直升机对“共军”如何如何有优势时,就抿着嘴想笑。他们到过台湾不知多少次,如果真是开战,台湾的这些“先进”的舰艇早就葬身海底了!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成立60周年官网
技术支持:黔南热线